全国免费热线:+ 86-0577-88781106
网站首页
关于我们
产品展示
荣誉资质
新闻动态
成功案例
人才招聘
留言反馈
联系我们

新闻动态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满洲里木材进口量连续15年雄踞全国各口岸之首终

发布时间:2019/07/10

    长明灯的光亮晦涩不明,离佳的表情这幽蓝的光下,一明一暗,明处静白如天使,暗处灰白如鬼魅,她说出的话并不是玩笑。

  杜能吃惊,回转身睁大眼睛看着离佳,在原地转悠着,他黑而大的眼在浓眉下流转,犹如一颗黑曜石,光泽睿智,里面倒影着离佳的影子,这个穿着黑袍的女人很年轻,他此刻才又细细地看清她,总觉得又要重新认识一下。

  她的红唇那样娇嫩的出水,他想伸手去触碰一下,终是没有那么做,伸出去的手犹豫的转一个角度,停留在她的头发角,那额角有细细密密的绒毛很软的爬附在皮肤上,不仔细看其实是看不出的。

  当他因为视线过于专注的集中在离佳的唇上,于是手转了方向,眼还没跟上速度,于是突兀的转眼间,就看清了她额角的细微之处,或许她还有他不知道的一面,正如他也有她不了解的一面。

  他微微一笑说:“你是在说笑话吗,它如果想吃我,为什么不等我饿死了再吃,而要费事的把我带到你这里来。”

  “它喜欢吃活的,它不喜欢吃死的,而且它自知打不过你,而你善自进入我的领地,我会帮它弄得你半死不活,然后让它享受美味。”离佳回答。

  她静静的看着杜能,他伸过来的手,在她下巴处停留片刻,又以奇怪的动作转而抚摸她的额角,这样的碰触她还有些不适应,但她终究没有躲避。

  然而,她的身体潜意识里做好了最好的防御,如果冒犯者袭击她的脖颈,她一抬手就可以扭断他的胳膊,折断胳膊背到后背,再一拳打裂他的脊柱,他整个人就不能动弹了,或者在他掐上自己脖子上时,施咒让他陷入混乱,掐上自己的脖子,直到自我了结,吐着老长的舌头,发白的脸,离佳想,这样的死法难看,真是不适合这张俊逸的脸,不过她还有很都死法。

  她收回各种应对的想法,理智过后,她又放松了下来,杜能灼灼如贼一般的眼神,盯着她的脸许久,她猜不出他想要做什么,但至少不是要杀死她,但那样炙热的眼神,让她有些紧绷,她意识到杜能最终只是摸了摸她的额角,动作很柔软,与他手指关节的硬和带些薄茧的质感迥然不同。

  摩擦带来的来的敏感以及杜能随后而来的依旧灼灼的眼神,她有一种被定身的感觉,这种感觉从她的额角开始传递,狠狠的敲击在心脏处,又传递到她的尾骨,有那么一刻她有一瞬的呆愣,如果敌人在这时动手攻击她,她一定会被突袭得手。

  她收回思绪,错开他炙热而含有不明意味的眼神,在他薄唇微动,似乎想反驳她时,摇了摇头继续说:

  “它之前阻止我杀你,也是不想吃死眼和死心眼,说你幸运还是不幸运呢,你的不幸是你看了不该看的东西,按我的计划,你活不过今晚,而且手段会让后悔曾经呼吸过这片土地上的空气,我不会给你留下咬舌自尽的机会,因为或许那时你也许痛苦的恨不得嚼烂自己的口的每一寸皮肤,你的舌头也包括在内,当然,你幸运的是我被长老们打伤,而且你恰巧救了我,我或许可以不杀你,或者让你死的痛快,以回报你。”

  她一改刚才的心情,恢复原来的冷静、理智,抖抖了黑袍,双手一抄,护入衣袖中,端正的认真的和杜能讨论的这个过程,宛如说的不是他的生死。

  “说的好无情呀,你就没有一点喜欢我吗?”杜能听后,并没有关心翻明鸡居然打过吃他的眼和心的心思,离佳的话的真实性或残忍,他逼近她,呼吸温热的与对方交融,鼻子可以触碰到对方的,心跳可以聆听到对方的,从平静到极速的蹦跳,离佳被触动了,她并没有如她语气那般把真实感情表露出来,而杜能的这一步逼近,让她暴露无遗。

  他眼睛微眯的问出另一个问题,“你莫不是以前做过这样的事,我的意思是在我之前,它也带男性到你那里去过。”

  “可以这么说。”离佳看着他纠结的表情,奇怪与他的问题。

  “什么,还有其它男人,几个?他们怎么样你了。莫不是也,嗯?”杜能打断她急切的问,他不是唯一被带来的男人,难道也有人看过美人出浴,他觉得这无法忍受。

  “占美人便宜,那些该死的男人就该被吃眼睛,吃心眼,翻明真是好样的。”他完全忽略了自己的冒犯。

  “哼,你想多了吧,雄性有很多,男人你是第一个,对翻明而言,你和雄性没有什么区别,另外,你不应该说他们怎么样了我,而是我怎么样他们吧。”离佳莞尔,对杜能的另类思维模式暂时觉得不能适应。

  “哦,翻明你真是太棒了,真有眼光,看上大爷的慧眼和好心眼,不过不能给你吃了,我这眼和心都要给你姐姐喽,别人别想喽。”杜能欢喜雀跃,他抱着翻明不停的絮叨着。

  “你,闭嘴吧,对着只鸡,和孩子,你就不能内敛一些,低调一些。”离佳对他这种时不时就述说情话的节奏还是有些不适应,虽然口中骂着他,心中却很美,她的脸上也晕染上红霞,被黑色的法袍映衬的白里透红。

  杜能只顾着高兴,一脚绊到蛇头上,却不想,断头很久的蛇头居然张嘴咬人,蟒蛇长开巨口咬住了杜能的腿,毒药从毒牙,沿着腿部的肌肉、血管迅速的注入到杜能的体内,杜能腿部麻痹,瘫倒在地。

  那只巨头依然不松口,离佳见事情不妙,强行运功,将蛇头有咒语从杜能身上驱离,她来到杜能身边,担心的看着他。

  “你怎么样,我忘记了你们正常人是无法抵御这种大型蛇类的毒素的,你还好吧。”

  “哦,浑身麻木,这蛇也太强悍了吧,死了的蛇怎么还会咬人。”杜能的神经开始麻痹。

  离佳在他身上施针,封住了他的主要神经系统说:“蛇属于爬行动物,被宰杀后在一定时间内,中枢神经仍能运作,因此砍下的蛇头,一经触碰还会作出条件反射,毒液会通过毒牙喷射到被咬物体体内,从而引起中毒。”

  他握着离佳的手说:“我真冤,真可惜爷还是个童子,还没有和心爱的人洞房呢。”

  “这都什么时候,你还说这些。”离佳又气又笑,今天的经历比之她的过去,似乎都丰富。

  “我是不是活不了了。”杜能的唇色已经发黑发紫,眼底呈现灰败,人已经濒死。

  “我不会让你死,死很容易,想死难,你不是想和我洞房吗,那就不能死。”离佳五根手指一翻,指缝间出现四根金针,她手法娴熟的行针走穴。

  “是呀,我很想。”杜能被封了穴,毒素得到控制,他看着离佳手中的金针,尤其无力的说:“你这些针都是放在哪里的,啊,扎的我好疼呀。”

  “疼就是好的,那就好好活着。看你行是不行。”离佳开始部坛,她在地上画了一个十字,将杜能的手心置于十字之上,用针扎破他的中指指尖,血液并没有流出,她拿着他的手指在十字上,默念咒语。

  “开。”一字之后,黑色的血液源源不断的流出。

  “千万不要怀疑爷的实力,不然爷定然让你失利。”杜能被怀疑了男人的能力,如何忍得,他看着源源不断流出的血液,像是被吸食一样,被离佳的手指引导,黑而恶臭的血向排出体内。他惊奇的看着离佳的动作。

  “等着你。”离佳手指翻飞,在他的身上封针定穴,他的脸色变得惨白,唇色也变得灰白,整个人没有了一丝颜色,就在杜能以为他会血流而尽致死时,手指间的黑血变成了深红色。

  离佳扎破自己的左手指,用自己的手指的孔封住杜能的针孔,默念咒语。

  “以我之身,化彼之毒,以神明之力,解彼身患、毒痛。”离佳默念咒语,静静地闭着目,长长地睫毛如同一只蝴蝶一样微微的扇动着,带着流光溢彩,她的唇异常红艳,在昏暗的火光下,一张静白的面平静而神秘。

  她右手拇指指天,小指指向地面,其余几根手指微屈指尖钩入手心,施祝后,自身的血液开始流动,流入杜能的手臂,流遍他的全身,给他来了一遍大换血,杜能的面色有紫黑满满地变成黑黄,又由黑黄变得惨白,之后慢慢的有了血色,他恢复了,离佳将所有的痛与毒都转到了她的身上。

  离佳此刻才感同身受,原来杜能能在中毒后依然与她嬉笑,完全是为了安慰与她。对于一个对毒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正常人而言,中毒的肉体及精神上的痛苦,真的生不如死,这种疼痛足够让一个内心强大的人变得厌生消沉。

  这只绿蚺其实算不上什么剧毒之物,但它体量大,对离佳而言它的这些毒素没有什么威胁,但对毒性没有抗体的人而言,这或许是致命的。

  一切完成之后,杜能没事人一样的爬了起来,他活动一下筋骨,惊奇的说:“你的功力太神奇了,起死回生呀。”

  “感觉如何?”离佳问。

  他上下检查着自己的身体,手指上的针眼不仔细看根本看不见,被蛇头咬到的裤腿还是依然破烂的,被咬伤的腿却完好无损。

  他对这样的奇迹惊叹不已,回转身对离佳说,“完全没有任何感觉了,你怎么了。”

  他兴奋的说完发现离佳缓缓的倒在地上,陷入了昏迷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