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国免费热线:+ 86-0577-88781106
网站首页
关于我们
产品展示
荣誉资质
新闻动态
成功案例
人才招聘
留言反馈
联系我们

新闻动态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越秀木 高端防腐木领导品牌深度碳化木花箱-越井

发布时间:2019/07/10

    山洞如同一个瓢形的葫芦,前窄后宽,像喇叭一样形成扩音效果,崖缝甬道细长狭窄,内部开阔别有乾坤,从崖缝进入的空气,形成风袋,鼓吹着各种细微的声音,放大后被传进了洞中。

  虞古早在有人进入时就竖起耳朵倾听,熟悉的女声,不同以前毫无生气,而是夹杂了其他的情绪,陌生的男声,总是带愉悦,是她从来没有听过语气,这里除了她的师傅离佳,翻明鸡,就是其他无脊椎动物能够爬行进入,蛇、虫、鼠、蛙等是这里的常客,毕竟与炎热的森林相比,这里凉爽许多。

  翻明鸡只顾吃的兴奋,完全不理其他,它见到美味,咕咕啾啾的叫着,灵巧的飞起,两翼下的眼睛发出绿色的光,不放过任何一只猎物,它一踩一踢,一啄一叨,踩住一只蛙,啄食蛙眼,又踢翻另一只,叨破肚腹,极娴熟的呷出蛙心,一拋一吞,三下五除二干净利落的把一大罐子的毒蛙的眼睛和心眼吃掉,剩下一地毒蛙的尸体,它兴奋的咕咕的叫着,又开始进攻第二罐。

  正在它欢腾的飞舞跳跃时,一张大口疾驰而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咬在了它的脖颈处,毒药注入,翻明鸡被咬住脖颈,一动不动的打了蔫了。

  虞古专注的听着离佳与陌生人的对话以及发出的奇怪声音,正拧眉思考,对这位贪吃的蟒蛇常来打扫战场,也已经见怪不怪,所以也没有对它的造访有特别的关注。

  然而这次不同,显然这些小型的毒蛙尸体并不能吸引它,它的目标是翻明鸡,冤家路窄,鸡吃蛇,蛇吞鸡,这对不死不休的对手,不见则以,但见必争,蟒蛇实际是一只绿蚺,这种蟒可以长到20~30米之长,而这只也已经超过10米之长,这样的体型可以吞噬一只鳄鱼,更何况一个人,一只翻明鸡,它死死的咬住了翻明鸡,想要先将猎物麻痹,再吞吃入腹。

  虞古见情势陡转,显然今天这只绿蚺不想善了,他小小的身形如狡兔,如猎豹,在滑腻的石壁上健步如飞,一路从洞壁行走如飞,一个个翻飞跳跃,跳上洞顶,他的手顺势将石剑插进岩石缝中,借此短暂的固定身体,在洞顶倒悬、吊立,而后轻盈的经过几轮弹跳越到蟒蛇的头顶,蛇身巨大,与他小小的身形形成强烈的差距,他利落的跳下,骑在蛇颈上。

  蟒蛇的脖颈滑腻,他没有任何着力点,他一落定就将手中的石剑迅猛的插入到蛇颈,喷涌的血液渐了他一头一脸,他在眼睛上快速的一擦,转而将另一柄石剑眼疾手快的以同样的方式插入蛇顶。

  蟒蛇被锁住颌骨,剧痛挣扎,尾巴上扬卷曲甩上冒犯者,它张开大嘴嘶哑,翻明鸡得以跳脱,扑腾着翅膀,在空中飞悬,咕咕嘎嘎的叫嚣着,它只是被咬住咽喉无法挣扎,它的骨骼如钢,蟒蛇的咬力一时间与它而言不能有致命的伤害,它被离佳养的百毒不侵。现在得脱,它就气恼的飞过来趁其不备,准确的啄伤了蛇眼,津津有味的吞吃入腹。

  绿蚺本就因为疼痛立身回头咬向虞古,此时眼睛又被偷袭,更是暴躁愤怒的开始狂舞,洞底别搅得尘土飞扬。

  虞古两只手死死的抓住石剑,依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巨蛇狂舞摔飞出去,就在即将撞击到石壁之上时,他借力回翻,脚尖一点,身体前弓向前一滚,轻松的落在了地上,扯下一段布条掩住口鼻,幽暗的眼睛在暗沉的洞地散发着莹莹的光彩。

  瞎了眼的绿蚺疯狂暴躁,它咝咝的怪叫着,张大了嘴四处示威,只要寻到一丝响动,它就用尾巴甩过去,虞古成了主要的攻击目标,她经过几个变换的起落,连连的在蛇身七寸处钉入一枚枚石剑,依然无法让这只暴怒的绿蚺消停下来,虞古起初还能应付,被绿蚺铺天盖地、漫无目的的拍打卷到,她前翻下腰,一个打挺躲过头部的袭击,却狠狠的被抽打在背部,火烧火燎的疼痛蔓延,将他拍倒在地。

  他还来不及爬起,又一波的袭击已至,如果就这样拍打下去,他的脑浆必定要横飞。

  然而想象的疼痛并没有来。

  虞古抱着头看着结束这场灾难的人,来人是一个陌生人,身形健硕,他从有认知以来只见过离佳,这样高大的男人他从为见过,他分不清此人美丑,只知道他与离佳比,高而状,肩宽腰细,器官硬朗坚毅,脸上洋溢着笑,他没有见过太阳,但他感觉到了温暖和阳光的味道,这是有别于他在地下的潮湿霉腐的味道。

  这人正是杜能,他和离佳听到洞中巨响,离佳便急切的催促他加快速度,一进入洞中就看到了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在蟒蛇纠缠,就在千钧一发之时,他抽出腰上的宝剑,运功延展,一道剑光有剑身发出,只一劈之间,就将蛇头斩落在地。

  “原来是只巨蟒,吓死了,长的这么大,我还以为成精了呢,他就是你提到的那个孩子?”

  “恩,他叫虞古,不过他是哑巴。”离佳被靠在洞边被刚才的一幕又气又恨,她转向虞古说:“我和你说过,你不杀它,有一人它或许就会杀了你,它不会因为你曾经放过它,而对你手下留情的,如果你在它还不成气候时果断杀死它,就不会面临今日的惊险。”

  蛇头落地,被斩落了蛇头的蛇身还在抽搐着,蛇尾依然没有停歇,继续抽打着地面,只过了一刻钟它才渐渐的消停下来。

  “这与他或许也是一种经历。”杜能看着虞古满头满脸的灰,静静的爬在地上听教训,背部的肉已经被打的皮开肉绽,好不可怜,如是急忙为孩子辩解。

  “说了也白说,又聋又哑,以后如何生存。”离佳拿出一下外敷的伤药递给杜能,让他去查看虞古的伤势。

  翻明鸡看到主人到了,讨好的围着她转悠,欢呼着咕咕的叫着,离佳一摆手,翻明鸡立马收了声,想个受气包似的蹲在地上画圈刨坑。

  它转而看到倒地不动的绿蚺尸体,又欢呼雀跃的跑过去啄食起蛇的心脏,啄的那只死蛇一抽一抽的。

  离佳扶着墙壁慢慢的移动到了洞中,她的腿伤的不轻,她来到那个常打坐的石面,这块石头也被绿蚺掀翻,她运功一抬手将其恢复原样,重新坐好。

  杜能这一招鬼斩来的及时,成功的解救了虞古,不然他的脑浆恐怕难保。

  “她聋吗,我看她的听力不是一般的好。虞古,你好,我是离佳的男人,你能听到我说话吧,你不谢谢我救了你吗?”杜能走到虞古身边,边查看他的伤势边说。

  “你胡说八道什么,你居然对这孩子说这些有的没的,看看他的伤如何。”离佳娇羞一笑,看着虞古一动不动的爬在那里,担心的问。

  “你不说他聋吗,再说这是事实。”杜能笑的奸诈,他接着说:

  “皮裂肉绽,伤得不轻呀,孩子,我给你先清洗一下,再上药,你能忍住吗?”虞古只是被伤到皮肉,人无性命之忧。

  “不忍也得忍住,活着总比死了要好。”离佳点燃长明灯,开始闭目调息。

  杜能先施了一个清水术,清洗伤口,将细小的蛇鳞取出,然后将药粉倒在他的后背。全过程虞古都没有说过一句话,没有呻吟一声,如果不是看到他睁着眼睛趴着在地面上,杜能几乎以为他疼的晕过去了。

  “疼不疼?疼就说,看着小身板被打的,好不可怜呀。”杜能时不时的问一遍,虞古都没有表示一下。

  “莫非真是个哑巴,连疼都不会发声,对于一个这样的孩子能忍受这样的疼痛而不发一样,哎!真是不简单。”

  “虎父无犬子,再者他是我教出的徒弟,这点皮肉之苦都受不得,如何生存下去。”离佳收了功,对杜能说。

  “你对他太严苛了,我看他也就才六七岁。”杜能给虞古包扎完成,将他安放妥当,来到离佳身边。

  “他生在这个死人血肉的部族,没有理由不坚强,这是他和我都必须面对的现实。”在祝由族没有的人永远活在最低层,这里对每个人是公平的,实力决定权利。

  杜能没有继续这个话题,他看了一眼正吃蛇心的翻明鸡说:“它原来跑这里来了,它喜欢吃蛇?”

  “这个世界,它喜欢也只吃两种东西,一是眼睛,一是心眼。你知道它为什么救你回来吗?”离佳调笑般的看着杜能。

  她用无名指从耳边挑起一缕头发理顺,她的长发长垂,直到脚踝,只是披垂着,之前只用一根黑色的丝带扎起,被意识攻击后,她疾驰的御风而飞时丝带被刮的不知去向了。

  “哦,莫不是它看上爷了。”杜能摸着自己下巴,自我陶醉的顺着她的话开起玩笑,他走到被斩的蛇头边上,看着那个可以吞吃一个人的蛇头,撇撇嘴。

  “未尝不可,但它看上的不是你这个人,它看上的是你的眼和你的心。”离佳很平淡说出一个事实,拖着下巴看着杜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