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国免费热线:+ 86-0577-88781106
网站首页
关于我们
产品展示
荣誉资质
新闻动态
成功案例
人才招聘
留言反馈
联系我们

新闻动态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只有视力loft钢结构楼层板布筋看看对板材的生产

发布时间:2019/07/10

    杜能的移步幻影速度极快,他也急需早些进入安全地,重新调息内力,离佳也要调理一下受损的神经。

  运功带起的疾风刮落了枝叶,只有视力就好的动物才能捕捉到无数的残影。

  真的很快,以前离佳御风而行,从来不觉得速度带起的疾风有如此强烈,能让懒惰的森林空气形成疾风的气流,这次她感受的真切,她只有紧紧的趴附在杜能的背上,才不会被阻力向后拉扯。

  他健壮的脊背,结实的肌肉,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它的生命力,脉搏在血液的涌动下强烈的跳动,硬梆梆的肩膀随着他的几番跳跃、跨步,颠簸着离佳刚刚恢复一些功力却依然脆弱的神经和心灵,如此近距离的与男人接触,是她有生以来的第一次,记忆中,就连儿时她的父亲,也不曾这样亲昵的与她心贴心过。

  离佳潜移默化的依赖和信任,杜能也能感觉得到,她从开始的疏离和身体紧绷,到现在的软弱和贴附,这样不同的心境的变化,足以证明她心境的变化。

  “这么窄,你确定能进去。”杜能看着狭窄的崖缝,如果不是对大还丹的功效有充分的信心,他几乎以为离佳还在头脑不清醒的状态。“爷这么精壮的身子,大腿都过去呀。”

  “吃了这个。”离佳一翻手拿出一粒黑色丹丸,摊在手心里摆到杜能的眼前,“你的身形会在二刻钟内保持儿童的体型。”

  “额,你的丹药都是一个颜色,一样大小,你确定你拿出来的不是毒药。”杜能看着离佳垮下来的脸,急忙补充,“爷是向你请教,如何区分,万一你受伤了昏迷了,给你找丹药,这么多,爷要如何分辨。”

  “你想多了,我很好,不需要你操心。”离佳看着前方的崖峰,吹了一声口哨,声音极低。

  “吃不吃,吃了和我一起进去,我考虑是否要杀你灭口,不吃你现在就得死,因为我不允许这里被暴露。”

  “狠心的女人,还想谋杀亲夫,你可不要这么露骨,把爷的生死这么快就定性了,你却定你能杀的了我吗?”杜能一脸戏虐,丝毫不把离佳的要挟放在心上。

  “你刚才吃的丹药,只是四分之一的解药,你如果不听话,会死的很惨。”离佳冷冷地说,不带一丝的温度,说出的话让人心寒。

  杜能一撇嘴,嘿嘿一笑,“左右都是死,爷且送美人到安全地,再在这世间留恋几时吧,争取表现好一点,美人能够宽大为怀,收了为夫。”

  “你闭嘴,谁要嫁给你。”离佳气恨,伸手在他的腰上一掐。

  “哎呦,你自己说的,你刚才昏迷时,拉着我,哀求我,要我对你负责。”杜能信誓旦旦的说,眼睛中的坦然然人无法怀疑,他扭着头一脸委屈的看着离佳说。

  “你,你混说,你,我怎么可能。”离佳争辩,她刚才确实有一段时间的迷离、混乱,食虫花的花粉有致幻作用,她意志薄弱时说了什么,已经不记得了。

  她看着杜能又要开口说话,她一急之下,用拿着丹丸的手封住了他的嘴,“你闭嘴,我不想听你说话,你再说疯话,我,我现在就扭断你的脖子。”

  “唔唔,你确实说了,说是被我看光了,你也嫁不出去了,非拉着我对你负责,不然就杀了我,爷最怕死了,只能答应你。”杜能别堵住嘴巴,依然可以说话,只是声音有些闷闷的。

  他的唇由于说话,上下的碰触,唇瓣摩擦着离佳手心的嫩肉,微凉的舌尖将那粒丹药卷入口中,而后还旁若无是事的舔舔唇,似有若无的轻点着离佳的手心,有便宜不占那是傻子。

  润湿感、滑腻感,让不经人事的离佳第一次觉得不自在,她终是抵不过这样敏感的刺激,急忙拿开手,扭断他脖子的冲动顿时变成了在他衣服上擦着口水,那湿滑的感觉却怎么也挥之不去。

  这不同寻常的变故,杜能也发觉了,他回头看着侧着头不自然的离佳,坏坏一笑,她的手心是她的敏感点。

  对于善巫善祝的祝由一族,手与口是它们主要施咒的媒介,是他们精于保养的两大部分。

  手可以画符,结印,起咒,抬魂,口可以吐纳,唱咒,定魂,封印。这是巫者与祝由师的主要功力,也是初学者的入门之学,更深的境界则是咒由心神唱出,印有意识结封。

  杜能吞下药丸以后,他一脸兴奋的准备再逗一逗离佳,身材却突然变小,直小大原来的一半,成了一个矮人,他吞了丹药,离佳还处在纠结之中没回过神来,等到杜能的身子一变小,她的倚靠力没有了,整个人重重的压下来,直直的撞倒了杜能变小的身子。

  杜能因为身材变小,支撑不住离佳的体重,倒到地上,已经一个狗啃泥趴倒在地上,又被离佳这个“大人”一压,他被结实的砸在了地上,浑身疼的抽搐。

  “哎呀,爷的命根,完了,不能用了。”杜能痛苦的叫嚣。

  离佳也意识到了不妥,手心撑地,减轻重力,赶快吞吃了一颗丹丸。

  待到她也渐渐变小后,一用力艰难的倒坐在一边,她的神经已经恢复,但从高空坠落的身体伤害也不轻,腿至今还有些难得动。

  “你,你没事吧,给你,你不吃,没准备好你就乱吃。”离佳坐在地上看着依然趴在地上的杜能。

  他正撅着屁股捂着他的命根哼哼。“哎呀,完了,这下你是要对爷负责到底了,爷的命根被你给伤了。”

  “你那么不禁用,一压就坏了,快起来,再嚎叫野兽都被你招来了。”离佳急出一身冷汗,和一个男人讨论他的命根,她很觉得有压力。

  杜能扭扭捏捏的爬起来,端端的坐着,他的动作依然有些变扭,但关系男人的尊严,他绝对要看起来禁用才行。

  离佳看着杜能一脸的泥,一头的杂草,噗哧就笑了,只笑了一声,就迅速板起了脸。

  “笑一笑十年少,你笑起来真美。”

  “你如果把脸洗干净了,再说这些甜言蜜语,还有些深情,这样的一副样子,只有些滑稽。”

  “笑吧,爷喜欢你对着爷笑,小心肝颤颤巍巍的。”杜能擦了擦脸,避免泥巴挡住了眼。

  “你有没有正形。”离佳恨恨的说,这一天是她之前说话最多的一天了。

  “有。”杜能的尾音拖的极长,专注的看着离佳,等着她问,另一只手在全身施了一个净水术,他整个人渐渐的变得干净整洁了。

  离佳看着他刚才还脏兮兮的脸一瞬间变得俊逸不凡,她有一时的呆滞,看着他随意的就跟着问;“什么时候?”

  “练功和,睡觉,的时候。”杜能的话才说完,离佳的脖颈就可疑的红了。

  杜能盯着她的眼,得逞的一笑,他起身走向离佳,把她重新背到背上进入崖缝深处。

  “这里边好黑呀,怎么走呀?”杜能边走边嘀咕。

  离佳在他背感觉到他身体的紧绷,在黑暗中,他额头的汗珠慢慢的凝结而成,由小变大,一滴滴的滑落,“你死都不怕,居然怕黑,真可怜。”

  别说中痛脚,杜能急忙反驳,“爷怎么会怕黑,我只是怕摔了你,再者,死有什么可怕,可怕的是生不如死,黑有什么可怕,可怕的孤独寂寞。这个岛上都是你们部族的人吧,你们零零散散的居住,各自为战,这个森林也没有个人气,一看就不够友爱,而且,我在你的身上嗅到了男人的味道,是浓重的腐朽、血腥、毒气、动物粪便的味道。”

  “你又再胡说,狗鼻子吗,还能闻出这么多味。”离佳打断他,怀疑的问道。

  话说开了,就有得聊了,杜能也不觉寂寞了,他接着说:“那是当然,爷可是练药师,鼻子不是一般的敏感,你身上的味道还是鲜美的。”

  “闭嘴,狗嘴吐不出象牙。”离佳也实在拿他没有办法,对着拿生死要挟都不在意的人,还有什么能让他畏惧,他天不怕地不怕的爽朗个性,以前的离佳从没遇见过,她一直小心谨慎的活着,生怕行差做错,除了修炼的更强大,保护好她姐姐托付的孩子,她没有其他目标。

  “你说的是个事实,爷嘴里的那是乾坤,让我猜猜哈,你必定是被你们部族的人所伤,是不是,在这样的自相残杀的部族生活,才是灾难。你孤独寂寞的一个人住在楼上,没有邻居,没有朋友亲人,又活在这生不如死的灾难部族,哎,你比爷可怜。”

  “你懂什么,你闭嘴,你知道个屁。”离佳被他的话伤到了心,口无遮拦的痛斥,她挣扎着从杜能的背上跳下来,一瘸一拐的倔强的先前走着,她手指燃起鬼魅般的蓝火,无声的缓慢前行。

  “哎,别生气呀,爷胡说八道,伤心了。”杜能垫垫的跑过去拉住她,马上赔罪。

  “你打我吧,我是怕黑,想和你说说话解闷儿,别生气呀,我以后再也不说了。”

  杜能苦苦的拉着她哀求,离佳也不看他,依旧先前走着,她被他缠的无奈,回转头,有气无力的说:“你走吧,我们不是一路人,去走你的光明大道,我没给你下药,生与死各看天命吧。”